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学科资源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科资源 > 大地接受了这位远方客人的美丽

大地接受了这位远方客人的美丽 未知
 
  
  知了在热烈的叫着;“热,热,热啊!”再怎么叫,也叫不出夏的凉。这燃烧的夏,石头冒青烟。
  
  那年的那场雪覆盖了被烧得泛白的土地。刹那间,摄氏40度,降为零点,爽!(做梦)大地一片凉爽,千年雪,来自银色的故乡,总是以素色自居,从来没有赵次的轮为它色,一颗朝圣者纯情的心,使混浊的尘简单,明了起来,我也变得简单起来,我仰墓空中,每个晶体的碰撞。又似,梨花坠,单调,寂寞的愁。
  
  雪在飘着,从高空飘下,飘在了屋顶,飘在了树的枝叶上,飘在川行的车上和行人的路上,雪盖住了树上的枯枝和黄叶,盖住了屋顶旧节瓦片,盖住了脚下的污垢。雪在飘着,世界一片晶莹。在这落花中,雪落在我的头上,落在了我的身上,也落在了我的心上,我的心一片亮晶。
  
  千年古雪,千年缘,夏之落花在冬季。
  
  雪变换着姿势飘着,悠然的一个转身形成了一个旋窝的花,一个旋花坠下,接着一个一个,一批一批的旋花从天而降,行成了一个天地间的花,她不紧不慢有姿有势,有次序的排列着,好似丝带随舞者的挥动而起舞,我想呵护她,用手接住了六角形的花,她却化成了一滴冷泪,我心痛,只能在屋檐下远远的望着她变换漫舞,灵动的转动,
  
  我仰望着她,我看到了她柔情,在飘舞的歆律里,有她的美丽,就地也生辉。
  
  雪无数,芬飞似珍珠,不见来时路。
  
  冬天里和你相遇,天冷,风刺骨,你依然穿着撤担的殚丝礼服,致使致诚赴约这空前圣况的银色婚礼。倾注的却是一腔的忘情水。
  
  愿那年的那场雪,带给人们爽爽的凉意。
  
  第86章默认分章[86]
  
  因为没有了父亲,就珍爱起了大地母亲!
  
  弟媳口中的董事长——我的妈妈,只是句笑语,
  
  老太太,八十多高龄的人了,和她同龄的人,还有我的父亲,早已到那边的世界安家去了,而老太太还棒棒的活着,还越活越勇敢,准备向九十高龄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