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校园频道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频道 > 飞机降落到传说中的天堂——杭州

飞机降落到传说中的天堂——杭州 未知
 
  我又开始絮叨了。
  
  不过这次出行时间紧,天气热,回来后感觉体力透支,累的不行了。加上开学在即,家里百废待兴,我的絮叨能否有始有终,我也无法确定。
  
  那就边说边看吧。
  
  这个暑假本来要去敦煌的。作为一个甘肃人,连敦煌都没去过,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和儿子一起去的话,必须要选择在周末。由于订门票订的晚了,前面的票没了,只好订在了二十号。而二十号离开学只有三四天,我怕回来一时没法调整好状态。所以到时去还是不去,仍是个未知数。
  
  上周,儿子突然有了两天假,连上周末两天,共四天。
  
  儿子说,去青海湖吧。我说好。可是,正好他的同学在我们准备出发的前一天去了,说去青海湖的路上堵车堵的厉害,他们坐的车还未出西宁就已经堵住了,而且据了解青海湖的住宿也相当吃紧。怎么办呢?
  
  干脆去杭州吧,正好可以借机会会浙江的两位同学,儿子说。
  
  于是,在北方已有了些许秋意,而南方仍热火朝天的时节,我们放弃了北上,选择了南下。
  
  8月10日下午。
  
  我们到了江南大地。
 飞机降落到传说中的天堂——杭州
  
  下雨了,下雨了!哗哗哗,哗哗哗……
  
  久违的雨终于在人们的千呼万唤千等万盼中且歌且舞,蹁跹而来,从昨夜一直下到今晨……你听,哗哗哗,哗哗哗……
  
  今夏以来,干旱少雨,持续高温,酷热难耐。庄稼草木在老天爷面前束手无策,坐以待毙。而人,更是焦灼不安,两眼茫然。
  
  地里的玉米还没来得急长高就已经被暴晒烘烤的干瘦枯黄,小小的玉米棒子可怜巴巴地夹在矮小的枝干和干裂卷曲的叶片中间,缩手缩脚,无法长大。路边,那些落满尘灰的野草几乎完全干枯,你只要用手指轻轻一碰,那些卷曲的叶片就会嚓嚓作响,纷纷断裂破碎。就连生命力最强、每年总是最早发芽而最迟落叶的柳树,也禁受不住烈日无休止的暴晒,一片片叶子已经过早地变黄变枯,风一吹,刷拉拉落了一地……
  
  农村的人们费尽一年的功夫侍弄的花椒,明明到了该收获的季节却偏偏迟迟无法成熟。根下缺水的花椒树举着那一串串怎么也不肯成熟变红的花椒,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前段时间在山上时,二姐二姐夫他们每天都要跑到花椒地里看一遍,回来总是听到他们的叹息声。我也跑去看了几回,每次去看似乎都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只见那些花椒还是半绿半红,有的甚至是半绿半白,而且颗粒也比往年小的多,一个个蔫蔫的耷拉着脑袋。该到了收获的季节不成熟,万一再遇上冰雹或虫害之类的天灾,那他们一年的辛苦就白费了。他们是多么盼望天降甘霖啊!因为那些花椒树只有经过雨水的浇灌滋润,才能换发生机,那些花椒也才能尽快成熟啊!可是……
  
  长时间的干旱少雨除了殃及庄稼草木,持续的高温还一直挑战人的承受极限。就连我这个历来声称怕冷不怕热的人,也被今年的高温折磨的要死要活,度日如年。全身的每一个毛孔就如同一个个泉眼,汗水不断地从中冒出来,汇成溪流,汩汩流淌。本来就体弱多病,加上高温的折磨,整个人整天更是病恹恹的。早上起来,面色萎黄,一脸病态,简直不忍目睹。于是,便只能用那些水呀霜呀粉呀的一层层涂抹,以图遮掩,骗人骗己。可是,刚刚把那些东西抹上去,满脸的汗就涌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流,把那些涂抹物全和成了稀泥……
  
  前几天刚说过,除了热,还没水。
  
  每天因为怕热窝在家里不敢动弹,一直等到晚饭后太阳落山了才拿着塑料桶用电动车去推水。把水从隔壁校园的水龙头跟前吭哧吭哧推过来,再吭哧吭哧提上楼,几经折腾,浑身汗流成河,便又成了“水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