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校务公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务公开 > 它长成的竹也不过手指粗细顶多长到一人多高就不再长了

它长成的竹也不过手指粗细顶多长到一人多高就不再长了 未知
 
  
  进得山林,清香葱郁,茂密的松,竹,荆刺,蔓藤,还有那讲不出名的树,叶子,遮住了上空的阳光,遮住了外面的世界,只是稀稀熘熘从树叶的空隙间落下一些为数不多的数也数得清的点点光芒。我们猫腰寻找着的笋——是大自然赏给人类的产物,不需要人工管理,每年的清明节的前后,雨水充足。竹笋密密麻麻的生出土来,它有红壳的,青壳的,花壳的。只不过母指粗细,它长在有水的地方,长在高大的松树根上,当笋长至五寸长时,人们就把它摘回家,再剥去外壳,露出了翠绿粉嫩的笋米来,从而人们做出了各式的味美的菜来,有油炸笋,肉烧笋,清炖笋。。。。
  
  我们一边走,一边摘,一边还相互呼喊着。我不知其中奥秘,开始,还听到他们的喊声,怎么才分开几分钟,就听不到了,我吓了一跳,喊他们也没有回音,再去找他们也找不到了,不知他们在那儿,因林子里叶子茂密,成排成排的大树,小竹纵横交错着参天的大树形成了天然的屏蔽,挡住了声音,挡住人影,最多只有一间屋那么大一块吧,就见不到对方,听不到人声,我吓了一跳,我算是完蛋了,掉掉进了森林的海洋里了,在那儿游着呢,我摸不头,摸不着尾,分不清东,也看不清西。在树林的遮阴下划行,那透过树叶稀稀溜溜,星星星点点的光芒,这时也不知跑那儿去了,只听得茂密叶子相互碰撞而发出的沙沙啦啦的响音,要不就是一片寂静,静得能听自已的心跳跳声和鼻子的呼吸声。要是有个指南针该多好啊!
  
  我碰到鬼了,提到鬼我吓了一跳,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不能想,一想就吓倒了,我只好鼓鼓气,自已壮壮胆,我也气啊,山鬼逗我玩,我死了也不放过他,于是我坚强了信心,寻找出口,当人遇到绝境时,首先是充满的是求生的欲望,不是怕,而是想到的是怎样的逃逃生,活着出去。
  
  我披荆砍刺,能不能找到出口,反正我也不知道,只是在找。时间有点长,长得让人有点儿发慌,再不找到出口天就黑了,有可能就只能在山过夜了,我有点儿着急,也有点怕。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头顶上洒下一束阳光,喔哦,我一喜有救了,太阳姐姐出来了,让我我发觉了希望,看到了方向,于是,我看着太阳给自已定了个方向走,我又继续在穿行,怕鬼就遇上鬼,我头一钻,一脚踩到一座坟上,坟上也不知是新坟,还是人家修的老坟,反正当时是清明节前后,坟上都是新土,我一激灵,三魂少了二帕,但又一喜,快要到头了,因因为农家人偷偷把死者埋在这里是怕火葬,不可能埋到深山里去,只是离出口近点,用几棵树遮蔽别人的耳目。正想着,一抬头,眼前一一片菜地,啊!终于走出来了,象神话般的梦境一样走向了大陆。
  
  当我冲出山林时,什么都没有想,只是享受自然的美好,又一次的光明,活着真好,还夹杂着那心颤胆跳,微妙微肖的胜利感和轻松感。
  
  我荡悠着往回走,太阳快下山了,我也下山了,不远处的山脚下,那对夫妻还在那儿,太阳的余辉落满山头,染红了他们的脸,扁担担一见我就大骂道:“蒋大侠,你被老鬼拖到山洞去了,被老巴子抢去当媳妇了,你吓死人了。。。。”
  
  其实,山外下了一场雨,他们进山找了我好几次,山是圆的,有人迷路了一晚上都在山上转悠,第二天才出得山去,并且,山上有蛇,还有野猪什么的,。。。。他们怎么不怕呢?一个大活人跟你一起上山,就这么丢了,又怎么象他的家人交待呢?还好只是有惊无险。
  
  我的魂还在那儿划着一样,还没有附体呢!我只是:“嘿,嘿”的笑着算是回答。
  
  我第一次上山的收获,就是自已把自已弄丢了,怎么逃出那山魂缠绕,恐惧的境遇,害得那对夫妻冒雨在山脚下提心吊胆的等我半天,哦!这对夫妻!
  
  前几天,我到他们店里,扁担正在接一个电话,好象是一个女人声音,我一听,接口就说:“幽会去啊?”小红一听,赶紧打圆场说:“他在单位当官了,单位的事”。呵!难怪,讲话比以前好听多了,有点儿芝麻官的味道,穿的衣服也比从前讲究多了,上档次多了,气质也有了。喔哦,真是时间改变人,环境造化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