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其他语种

当前位置: 主页 > 其他语种 > 有一种调皮捣蛋的劲在他身上显露出来

有一种调皮捣蛋的劲在他身上显露出来 未知
 
  邻居,雨:是我要好的姐妹,她四十多岁的人了,风韵犹存,讲起话来,甜丝丝,美滋滋的。一看见我就姐儿长,妹儿短的。雨;很早年间就进了她父亲的厂子里,她那时年青,社会经验一片空白,简单,纯朴。在厂子里也是勤劳操作,学习技术。后来父亲回家了,雨,就只身一人在这山青水秀,美丽的山城扎下来。
  
  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在文化糸统工作的群。受当时条件的限制,群:虽然是在城里长大,看上去也挺纯朴的,但也不是十分安分,他是家中老小,可能上面有哥哥,姐姐们的宠爱,这无关紧要,也没有往深处去研究,跟他在交往中,感觉也挺顺的,没有恶习,生活也很朴素,就是有点儿贪玩。第二年他们结婚了,他们走到一起,从认识到结婚,也只是平平淡淡,也没有多少激情,了了我我,不象现在年青人一样柔情似水,或者,爱得你死我活的,或者一天不见好象缺少了什么似的。那时的条件差呀,都在为温饱而发愁,又是关闭自守啊。改革一开放,人们为工作和创造一番事业而拚打,一身的激情,一身的力量都投放到事业当中去了,把婚姻,家庭,爱情打捆起来存放在心的深处的某一点,总以为一结婚,就是情感的牢靠基地,家的港湾,一辈子的保险单,(那时的人成家,好象就是为了配对儿,生儿肓女,吃饭穿衣,那有现在的什么调情,迷情,婚外情,还有什么红颜,蓝颜,还有什么情的趣味!)结婚第二年雨怀孕了,群喜滋滋十分高兴,是等了二十多还没有做父亲的原因吧!他脸上总是乐呵呵的,眼里放射着火一样的光辉,也还夹带着为人父的一鼓柔情,而雨也荡漾在细雨般的幸福里,群,积极照相料着雨,买菜,烧饭,买好菜给她增加营养,虽然是个男人,但也照顾得不错,雨认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群总是围着雨转,看他那火烧火燎的样子,就象雨生了小孩偷偷送给别人似的,或者心里说:儿子啊!你快出来吧!快让我看看你啊。他那捣蛋的劲也着实让人高兴,溢满幸福。
  
  经过十月怀胎,雨要生产了,一天早上,雨吃不下饭,肝子痛了,群,赶紧把雨送到医院,雨,坐在群的车后感到他紧张起来,也许是担心雨的疼痛吧,把雨送到医院,当时什么也没带,他也想得周到,孩子降临到这世上来,光秃秃的,宝宝衣服还没拿来,赶紧又回去拿宝宝的衣服。雨很快进了产房,等他到了医院时,他的孩子已经降临在他面前,雨躺在产床上,脸正朝着产房的门,看到群走到产房门前止步一脸紧张和恐慌不安。雨心里想为什么这样?随后一句话把雨从幸福的顶端摔向地面,随之雨的心也被摔得好痛。“生个什么?”妇科医生也许是见多了的原因,没好似地回道:“生,生个什么,生个丫头。“医生的话一落,看到他身子一颤,就好象是充足了气的皮球熄了气一样,就差着滩倒在地上了。雨躺在产床上,孩子也在床上,没人问及,雨一片空白。心里的那个酸啊,几分钟的间隔,命运就反差成载面不同的版面。医生说:”把产妇抱到病房去吧“。”我那儿抱得动啊“。是啊他那儿抱得动啊!他那鼓足了劲等了二十多年取了老婆生儿子的愿望被一个丫头打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