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绿色学校

当前位置: 主页 > 绿色学校 > 任其冷雨扑打着脸面与温热的泪交汇

任其冷雨扑打着脸面与温热的泪交汇 未知
 
  雨站在高高的楼上,凝望,目送着从楼下走过的群,看他趾高气扬,兴高彩烈的样子,好象是将军在战场上夺回阵地,得到宝贝一样,又象是美丽女人,迢遥过市,卖俏一样。满世界的酸颤在飘荡,但,又有一些渺茫的鄙视,然后,雨把酸颤塞向深心。
  
  虽然伤痛,但雨知道,不能沉下去,还有孩子,不能抛弃她。这是为人母的责职。雨痛着并再次装强,坚信一定能过去,一定能,群和云很快就结婚啦,好象过上了恩爱的生活,那真是新人笑,旧人泪啊。同时,群也完全搬出了家,住到了云的家去了,然而,人终究不是生活在有道屏障的而隔绝尘世的深山幽谷。世人的语论,世俗的偏见,使群不能在云那儿安心住下,回到家和老爷子协商,但老爷子和雨同住一个院子,群回来也不方便啊,老爷子比较正直,但老奶奶心痛儿子,终经不起儿子的三哄二哄,决定把自已的两间小平房买给雨,把卖房的钱再给群在外面再买房,这样老两口和群,还有群的第二任妻子一起在外租房住。共同生活。
  
  老爷子,老太太,总是舍不得他们的老巢,也经常回来看看,雨就象接待父母一样接待他们。
  
  激情过后,跟着来的是平淡,琐事,以前群跟雨在一起,一切琐事都是雨打点。而他在家凡事不烦,在家是当老爷的角儿,而在新家里群担当了主角,凡事要他打理,三个月下来,新的家庭盾开始了,首先跟老人发生冲突,或许是家的变故,长久的心里压力,群以变成了魔王一样,酒一喝,就骂骂咧咧,甚至于骂起老人来,首先是老太太气得住进医院,在医院群跟他姐姐发生了争吵,为照顾老太太的事,其实老太太跟随群一起生活,老太太每月有工资给群的,姐弟俩争着,病友们面面相视,老太太虽然住院,但头脑还不怎么糊涂,对自已的儿子她有一本账,只是象哑吧吃黄莲没法说,她知道现在谁也管不了他,眼看着姐弟俩争着争着就要打起来了,老太太急中生智,声嘶力竭的喊道:“吉哎。。。。。。”吉是群的女儿,老太太知道现在只有吉可能还能管一管他老头一下啊,这又是无可奈何!但吉在千里之外,听不到她奶奶的声声呼唤,老太太的超高频的呼唤声,吓醒了快要失控的魔王,这才制此了事态的发展。不到二个月老太太就辞世了,紧跟随着老爷子也气得住进了医院,老爷子那个悔啊,为了儿子,自已把房都买了,钱也了给儿子,自已落得什么也没有,老了还受他的气,死还得死在外面。这不是帮儿子搞外遇吗?不到半年老爷子带着遗憾和对生的渴望而离开了人世,(关于,群和老爷子吵架的详细经过,在这儿我也不说了,)在这场不到一年的闹剧里,两位老人相继去世。
  
  常言道:家要败出妖怪,引B上床家破人亡,这些都应了啊!魔王:有了你的点缀世界变得纷非起来,有了你的染指而喧哗起来,指责,旁观,讥讽,“赞赏”“能耐啊!踏着潮流的弄潮儿”,有了你才知什么叫家的破碎?有了你才知什么叫伤害!有了你才尝到了人生的另一课,叫“孤独,独立的‘。讲到这儿:要是可能的话:”我就扒开他的腹腔看看他的心是不是红的,要是不犯法的话:我就砍开他的脑壳看看他那象豆腐脑一样的岩浆里是不是还有思维的元素。“呵呵!这是不可能的,真是那样的话也太恐怖了。
  
  现在人,把“离婚”,”再结婚“当成成绩来炫耀,以增加其脸面,从而坦露他们的韵事,不幸倾家荡产,不顾抛妻别子,伤害亲人,也要”蹦出“家的“枷锁”。追寻那迷离的情爱,迷情的那一头是令人昏迷的欢乐。真的说来也是用心良苦,可谓是一宵千金也。(见鬼,现在的男人是苍蝇见了糖,见了什么都不在乎,见了女人没了魂。)世事纷飞,社会已发展到现在,我无话可说,但愿,坚守那份用别人忧伤而得到的爱,坚守那份凌驾于别人痛苦之上的幸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