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绿色学校

当前位置: 主页 > 绿色学校 > 那双手不停的扯一扯自己的衣角

那双手不停的扯一扯自己的衣角 未知
 
  云这个女人,我在二十多年前见过她,以女人看女人,我不喜欢她,她虽然不飘亮,可以说显得有些干瘦,也没有象人们所说的“红颜祸水”那样的动人。但她的骨子里有种狡诈,不安分的元素在跳动。站在人跟前扭扭捏捏,身子总爱在那儿不停的摆来摆去,歪头斜筋,不时还得用眼睛去扫一扫人家,就象红灯区那个涂脂抹粉没有灵魂的主儿,当夜幕降临时,她总能招来一点生意,总能招来男人的一点晴睐,我说的是一点男人,而不是全部,毕竟,那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人有分类,也许,有的男人却喜欢那样的味道。
  
  云是乡下茶场的一个女人,她有两个孩子,她的男人也是茶场的一名职工,雨和云两家当时要好的朋友,可好景不长,云的男人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死去,(这也与云有一定的联系,没事时云和一些牌友打牌,打着打着有一个男牌友以开玩笑的形式把云抱住,正好这一情景给她的小叔子尽收眼底,后来,她小叔子就跟她丈夫讲了,)这给云的家雪上加霜,也给雨的人生带来了灾难,一个没有经济来源的女人带着两个孩子,那滋味别谈,县茶场就给云壹万元的抚恤金,日子实在不好过啊,于是,云就把壹万钱自已拿走,不知去向,而把两个孩子掷给了老公公,这就是孩子的母亲,后来,群听云的老公公的哭诉,主动把云找回来,应担当起做母亲的责任才对,且主动帮助她,雨也伸出了援助之手,当找到她时,成为寡妇的云沉沦于忧伤中,经过磨难也很焦翠,给人已是皮包骨的感觉,看了不勉对她有些心酸和怜悯,和同情之情。日子一久,群时常带来他和云的故事,雨茫然,对群在外面的情况蒙蒙胧胧起来。但还是想信我们是夫妻,人有他的责任。但事有愿违,或者是婚姻的七年之痒,或是日久生情,或是一念之温柔却不知不觉落入并非自愿的爱情的陷井。群和云顺理成章的苟合了,从而,沦落为寡妇的云在别人援助下获益,男人在外有了情,对家的冷淡,就找到了答案了,云和群已好了好多年了,这些都是在离婚后,雨才搞明白。
  
  雨感到白痴一片,可笑之极,有种晚期肺病病人撕心裂腑之痛。回到家躺在床上,瞪着眼紧盯着天花板,黑暗到天明,没有泪水,没有悲伤人由如躺在干固的河床上,远处暴发的山洪轰隆隆而来,想爬起吧,没有了意志,想逃跑吧,没有了力气。但第二天,还得强装笑脸,以面对世欲的眼,以勉引起那可怜的怜悯和同情。或嘲笑,或诽谤。
  
  雨至今不明白,为什么自已一心为家,为他,为孩子在拚打,而唤不回他呢?为什么?或许,中国男人至古到今,他们那宽广的胸脯下面能容得下三妻四妾,有着极其旺盛的男性雄激素苛尔蒙作怪吧,或者是,当下的中国男人不搞两个女人,就不能算男人,或者,不搞两个女人,就不能招来世人祝目的眼,就不能心安理得一样。好吧!你认为这样好,你就去搞吧。中国的女人则不行,特别是那坚守贞操,有尊严的女人,她们心中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丈夫,还有孩子,中国历史上,一代女皇武则天,养过男宠,这就应了那句老话,饭饱思淫,人的“性”与”欲“跟当时的环境,文化,条件有关。人的欲望有时象洪水,猛兽一样难以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