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教师培训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师培训 > 使大人们有我现在听到的这般心烦犯困

使大人们有我现在听到的这般心烦犯困 未知
 
  昨夜的雨,浇透了大地,也似给今夏以来的久热洒上了少许冰沙。
  
  傍晚,去外散步,走出门不多远,就被闷热逼回,小外孙女还奈不住,半程时抱着蔡大姐的大腿不放,要抱要背的,煞是热得吃不消!
  
  早晨六点半,起床,停住空调,打开门窗,虽然感觉不到有凉风吹进屋里,却能感受到没有热浪涌入,室内外温差很小。走出去,看河岸那边公园里,树儿被雨洗刷一新,更显一分活力充盈。
  
  热,是今年入夏以来的主题,大家都叫热,一定是天气给人的感受难耐着。
  
  往年里,有些人说电视里的天气预报不敢报超出35℃以上,因为气温35℃以上《劳动法》有涉劳动者高温补贴等条款,今年继而报出39℃或40℃了,不敢说这预报的温度就符实际温度,但至少可以肯定今年的天气是真的热了,且是异常的热。
  
  记忆里,热,不怕的!
  
  或许树上知了的叫声,每每这时大人们睡午觉,我和三二个小伙伴,总团在门前场上的树荫下,玩着搭纸包,拍洋火壳子等游戏。
  
  特别是我们这些男娃子,砸起铜板游戏最来劲。以己为中心,用铜板在泥地上划个圆圈,一枚铜板放在中央,轮流用铜板砸,谁最先将铜板砸出圈外,铜板归谁。一砸脚一跺,煞是描准且用力,只砸得那大清、光绪元宝原本有点铜绿,在泥地上用脚跟站着转几圈,显得铮亮铮亮的,后来被砸得伤痕累累,还舍不得扔,聚在口袋里,而每个小伙伴的口袋里总有十枚八枚的,走起路来也哗哗作响。尤其记得,我上学路上,用一块铜板在随意不断敲裤袋里的铜板,结果将这条才新做的粗布裤袋上全敲的麻麻的洞,挨了妈妈一顿的骂。
  
  夏天,孩子的天堂,我的记忆里多的是夏天。现在想想,这不奇怪,因为夏天日长,玩的时间相对冬天要多,记忆也成正比了。
  
  夏天的最深记忆还有,那就是妈妈用罩子灯在蚊帐灭蚊子情形,此刻我生怕火烧了蚊帐,可这担心总是多余的。见妈妈手端罩子灯,盯着一只停在棉纱蚊帐上的蚊子,慢慢靠近后,熟练地将灯罩上口由蚊子下方向上一移,只听吱吱吱,一只蚊子狂叫着,滚落在灯罩内,一股淡淡的煤油味混杂着蚊子翅膀的烧焦味充塞鼻中。灭完蚊子,看我还没睡着上,总坐在帐内,摇着扇子催我走入梦厢。
  
  想想我小时候的情景,虽然许多东西现淡出我视线屈指可算,回忆也那样清晰,可对于一个人的人生毕竟有些遥远,且不可逆转和重头再来,只能是回味。
  
  就如记忆里,我家坐北向东南,一整幢四间的笆墙茅草屋,西头第一间,是奶奶与爷爷的卧房,与此由房门连通的外间是明间,说是明间也兼厨灶间,靠东面南有一副二眼泥堂炉灶。东头二间相对更大一些,东头一间是我们的卧房,东第二间就是我们的明间,明间靠北面东也是一副二眼泥堂炉灶,灶前向北开着扇门,门外小路通向后十几米就是我家的宅沟。
  
  每至炎炎夏日,草屋上麻雀很多,因为屋面全是用厚厚的茅草覆盖,麻雀这夏日里的生儿育女全在上面钻洞做窝。时常见毛未长出的小麻雀从屋面滚落下来,听大人说,这是小麻雀耐不住饿而为之。之后我家盖了瓦屋,夏天也时常从屋面上有滚落的,大人说有二种可能,一是瓦片被太阳晒得发烫受不了,二是耐不住饿,反正小时家的夏天,家前屋后总会见到地上有小麻雀扑愣扑愣,吱吱叫地向你张着嘴的情形。
  
  人的回忆不存章循,夏天却总在四季里轮回,夏天的炎热是自然的现象,说当今的全球气温升高有人为的因素,也证明科技的发达发现,但无论如何,自然法则在人的思想概念上是永远值得尊重的。无论梦多美好,就算梦完全表达的是人的思想,但思想永远寄于自然法则基础之上。
  
  昨日,立秋,季节没有骗人。
  
  但愿这人间也没有欺骗,这个世界永远美好!2017/8/8晚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