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上海公司注册

党建园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党建园地 > 阵阵风声象黄河岸边背纤的纤夫

阵阵风声象黄河岸边背纤的纤夫 未知
 
  山抖落了花儿与绿叶,只有枝丫作它的衣裳。奇石,岩,作它佩戴的玉佩,川江上的号子,吭奋,而悲壮。风把它变成了荒芜,场场雨淘沥它的骄艳变成了严峻。只留给孤寂,寂静作它的希望,山是孤寂,寂寞的栖身之石屋。
  
  从此,寂寞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爱护,没有人帮助。但也就没有羞啮,没有人鄙视它了,它想呐喊,但总逃不过秋风飓飓。秋韵下的山成了摄影师镜头下,画家笔下的冷素描。
  
  阳春白雪喜欢姹紫嫣红,而孤寂却恋上了岩,在山野荒蛮寂寞,寂静中静等飘雪的覆盖,等着轮回的新绿,花红。风来了,不知从何而来,吹开了,那虚掩着的大门,不知是必然,还是偶然。凉凉的风从门缝,窗口吹进了心的房门,吹散了的落叶,带来了惆怅,是心的紊乱,还是风的衷伤。
  
  曾经的爱人隔岸相望,转身走上各自的司徒。渡口变成了荒芜,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在游离状态中荡漾,天老地荒只是一种梦幻,又何必又有当初诱人的誓言,天长地久只是你一相情愿的执着。茶余饭后,梁山伯祝英台早已是被遗忘了的传说,罗密欧与朱丽叶,只不过是莎士比亚笔下的戏剧,没了舞台,《雁丘词。迈陂塘》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伴,好美句子怎么不叫人感动。只是莺儿燕儿是个凄美的点,现又几人去仰慕。人生梦啊,梦总敌不过现实,梦多了,心力不支,梦追多了,会筋疲力尽,梦长了,会在梦中老去,只可怜梦醒时分,落叶满地,风过处,一片残骸,秃废。寒风路过心房,柔弱的心也会变成磐石,心被伤浸透了也就会变得淡然和漠然,是淡然是漠然就让风去褒读,随风带给沙漠,江河。去堆集和沉淀。从而炼究成所谓的从容和透澈。窗外的风在吹哨,旷野的风越吹越烈,昨日,开满花的小径已覆盖上了严霜,六月的玫瑰没有了香味儿。
  
  谁共我,醉明月
  
  枫叶红了,
  
  银杏熟了。
  
  茂林秋醉了。
  
  我倚在窗前,看远方的天空,深蓝,深蓝。
  
  渐渐的一片叶子落下了,在空中忽忽悠悠飘向了她该去的地方。天渐渐的凉了,就这么飘过了那热烈的夏。我走在小径的田埂,月辉洒下斑斓,夜晚的幽香醉人,树木,草丛有一色明月的照耀,一片的宁静,一片怡人。夜晚的寒气渐渐的浓起来,露珠聚集在花草,蔓叶上。狗尾巴草的针芒上尽是点点晶莹的珠。
  
  看那月有星星的陪伴而欢喜的散发出浓浓的银辉,似纱,如云的轻雾,半倚半托的浸在稻谷,树梢上,象贵妇一样闲情逸致,半躺半依,半躺半就,犹抱瑟琶半遮面的弹一曲月光之诗语,凑一幕月光下娜娥起伏朦胧之印象。雍容的醉在了谷香,桂香中。是梦是幻,是真是切,却身在其中,确确实实的在这明月夜,美景在脚下,美丽总在心间。
  
  我收起脚步,找个地儿栖息,找颗树倚着,蟋蟀的哀鸣,草虫的鸣啭,送来了夜的寄语,叙说这月桂的夜的满月满盈,婉约,娜娥,朦胧。